当年一个打五个的女生出道了

红梅是我读五年级时候转来我们班的,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降级。据说当时她都马上升初二了,老师管不住,于是被勒令退学,几经辗转才来到我们班。

女生比男生发育早,尤其在这十二三岁的年纪。红梅比我们班最高的男生都高出一大截,理所当然的坐到了最后一排。她一个人一排。

红梅性格很活泼开朗,这是我当时所能想到的形容她形容词,也许现在说open更加恰当,很快她就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。我们都很乐于听她讲一些初中的传奇经历,能一下降两级毕竟也挺不容易的。她说她可以保护我们,如果有隔壁班的同学欺负我们,跟她吱一声,保证摆平。起初我们不相信,说罢她双手撑地,就地打了一个翻滚。然后又左右手各拉一个男生转圈,两个男生被搞得团团转愣是挣不开她的手。我们顿时五体投地,估摸着红梅应该一挑五都没问题,这个小弟我当定了。

那会我在四姨家寄读,红梅的家正好里四姨家不远,所以放学后就一起回家。她说她会武功,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学来的,同行的同学都很兴奋,嚷嚷着让她教我们,她欣然同意。于是在放学路上的一个石坝上,我们扎马步,打拳,翻滚。话说翻滚真是太难学了,头受不了。

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竹林,竹林里有两个坟地,坟地平行的分布在路的左右两边。什么感觉呢,站在路中间,往左或右跨一步就能跨到坟上。加上风吹着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,我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了。穿过竹林往前走一点有一个小山洞,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,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。但是自从知道有磷火这么个诡异的东西之后,我就更害怕了。那时候流行林正英的僵尸片,每思及此,胆战心惊。所以我一个人回家的时候都是冲着跑过这段路的。红梅不怕,因为她有绝招。
她说:“你知道林正英演那个道士的武器吗?是红剑,不应该是血剑。鬼很怕这个东西的。”
她把红巾解下来拿着其中端然后开始转圈,“红巾转起来之后,鬼会以为我们在舞血剑,就不敢靠近我们了。”
我顿时明白了,红巾是鲜血染红的,所以还有Qugui的功效。后来每次经过这段路,几个同学都会解下红巾摇摇晃晃的跑过。

第二学期的开学后,红梅就没来上学。只是听说她去了很多地方,见了很多人。

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已经在读高二了,也是去四姨家的路上遇见。她穿着一双高跟鞋,皮衣皮裤。头发被染得焦黄,大波浪。我看到她烈火一样的嘴唇,还有画的漆黑的细长眉毛。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她先开口了,带着笑:
“这不是军哥么,去哪啊。”我不喜欢这样的笑,就像电影。
“回家啊,这是–”,我被她打断了,
“还认得到我不,我红梅啊。”她掏出一包红梅烟,我看到她染红的指甲。
“咋认不到哪,这是在哪里发财啊。”我学着大人们说的客套话,“我不烧烟。”
“发什么财,混日子。我要进城了,有时间来我那里耍嘛。”她点了根烟,准备离开。
“要的要的,有空再见。”我说。
然后便各自走各自的路,我心里不免唏嘘。她有什么样的故事,我早已不想知道,就像这烟一样,自由像风一样飘散在风里吧。

今年春节过年回家,快到家时我看到一根电线杆上贴着张黑白照片,依然带着笑。照片上面黑体字印着:防火防盗防红梅,照片下面印着:红梅电话:xxxxxxxxxxx

#文章来自 最美时刻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最美时刻,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,转载请注明转自:https://www.msmk.me/the-red-girl/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