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三之年

百年之后,我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?说为可能太过自信,不是糟粕就不错了。百年之后,我能在这个世界留下什么?

我不是大家,不能留下雅俗共赏的作品。不是意见领袖,不能留下鞭辟入里的思想和观点。亦不是企业家,不能留下一家企业存活百年。

有的时候我就想,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留下几条祖传染色体。多生几个孩子,开枝散叶。但现在的社会,养活一个孩子的成本很高,各种开支,抚育成人已属不易,更何况多养几个孩子呢。

更何况,我还想追寻一点更好的生活。虽然说有点逃避责任的嫌疑,但是人活一世,能主导自己命运的时候,还有选择的时候,我还是会选择让自己舒服一点的。

转眼即将进入而立之年,特别是有了儿子以后,我真的认为我是一家之主了。我要有担当,要作为一个男人,为这个家过的更好而努力。我是妻子的依靠,是儿子的榜样。

现在我的目标就变小了,我能为我的家庭带来什么,我能为我的后代带来什么?我第一个想到的,便是财富。

有时候我会想,为什么没有出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,这样至少我的下一代或许会衣食无忧。有时候我会想,为什么身边没有一个大佬可以让我抱大腿,进入某个行业飞黄腾达。

最近我似乎想清楚了,虽然目标不是很明确,但我至少应该去尝试。

作为一个男人,应该有的男人的担当。

没有资源,我就应该站出来,寻找资源。没有事业,那就开辟新的事业。别人付出了更多的代价,尝尽事业的艰辛才换来今天的成绩,这条路走的不容易。那么这个不容易,就应该我来承担。我要为下一代开辟一个可以维系的事业,留下可以传承的财富。

那么百年以后,至少我的后代可以能有一个较好的生活条件。也许他们可以帮忙开枝散叶也说不定呢!

【实战】如何发现一个细分市场

今年年初亦仁微信公众号“亦无所知”一出场就发表了三篇重量级文章,立刻在互联网运营圈引起一波小震动。经过互联网红人曹政(微信公众号”Caoz的梦呓”)、冯大辉(微信公众号“小道消息”)等人的转发之后,阅读量在一周内突破一万+。一个初创微信公众号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能达到这样的阅读量,能量不容小觑。

 

这三篇文章分别是:

这些年我从互联网收获的三桶金和五点感悟
【干货】如何打造一台每个月赚10000美元的赚钱机器?
通过Google挖掘细分市场的一个案例

 

亦仁是谁?亦仁作了简简单单的介绍自我介绍:“前阿里运营,现创业者。一无所知,保持空杯,保持饥饿。”

说实话,这三篇文章我每篇至少读了三遍,然而内容太多,依然不能消化。而要实践起来,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这里只说一句,这个个人博客网站“最美时刻”的建立,要说感谢的话,三个人我必须要感谢,曹大、亦仁和顾小北。正是读了他们三人的文章才促使我迈出我的一小步,建立个人博客。

 

进入这篇文章的正题,如何发现一个细分市场?

今天分享两个方法,一个是曹大、亦仁和顾小北三位大神教给我的,另外一个是我无意间摸索出来的,是在第一个之后的延伸,供后续参考。

 

1、发现一个细分市场,我们首先要知道,如何挖掘一个痛点?

痛点即需求,个人的需求,他人的需求,企业的需求,甚至动物的需求等等。有句话讲艺术来源于生活,需求也一样。

举个例子,因为最近在学习Python,我本来在想如何实现微信公众号文章的批量抓取并生成PDF文件。转而想到公众号如果更新的话,如何把作者新发布的文章更新到现有的PDF文件里面去呢?其中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将新的文章也生成PDF文件,然后将其合并到现有的PDF文件里面去。这里就产生了一个痛点/需求,如何合并PDF文件?

搜索一下关键字“PDF合并”,会看到如下词条:

又或者我们看下下面的相关搜索:

通过这种搜索关键字的方式,我们就可以知道还有哪些PDF相关的痛点,并以此对某个领域进行深层次的分析,比如上面出现的问题,现在“手机pdf合并软件哪个好”?

继续说PDF合并这个痛点,讲真我认为这个需求其实很小,要不是恰好遇到,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有这样的需求。但是事实上往往一个很小的需求却有很大的挖掘空间,你想想,我们地球上有60亿人口啊,你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。在这个数量级,任何一个小小的需求都会被放大无数倍。

家里码字,没法Google。:) 看下百度搜索“PDF合并”前三位的网页:

三个网站分别是:

smallpdf.com

www.pdfdo.com

www.ilovepdf.com

我们看下三个网站的日均访问量:

分别是接近30万,2万,22万的日均访问量。朋友们,流量就是钱啊!

所以利用好搜索引擎,分析关键字,进一步挖掘痛点,发现大众需求,就是一个细分市场。

 

2、还有没有可延伸的?痛点/需求裂变?

当然有。

一定有吃瓜观众在想我刚才发的日均访问量在哪里看的?

诺,一条链接甩你脸上:myip.ms,网站长这样:

其实还可以看到网站的其他信息,比如上面的另外一个PDF转换相关的网站。也是每日近两万的访问量,重要的是这个IP下面管理了11个相同类型的网站:

所以发现一个细分市场的网站之后,我们可以看看这个痛点和需求相关的网站,以此来发现类似的痛点和需求。来看看converter这个网站IP下面的相关网站吧。

里面包括比如获取在线视频的音频,Facebook图片下载,在线二维码生成等等。

另外similarweb也有类似的功能,还可以对某一类型的网站进行统一对比。

 

好啦,我写博客的时候网站卡到爆,网站还有很多优化的空间哪。执行力是关键,希望后面好好优化网站,还能继续写文字。希望美时美刻都是最美时刻。先写这么多,谢谢啦!

 

#文章原创,码字不易。转载请保留出处:https://www.msmk.me/how-to-find-a-market-segment/

 

当年一个打五个的女生出道了

红梅是我读五年级时候转来我们班的,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降级。据说当时她都马上升初二了,老师管不住,于是被勒令退学,几经辗转才来到我们班。

女生比男生发育早,尤其在这十二三岁的年纪。红梅比我们班最高的男生都高出一大截,理所当然的坐到了最后一排。她一个人一排。

红梅性格很活泼开朗,这是我当时所能想到的形容她形容词,也许现在说open更加恰当,很快她就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。我们都很乐于听她讲一些初中的传奇经历,能一下降两级毕竟也挺不容易的。她说她可以保护我们,如果有隔壁班的同学欺负我们,跟她吱一声,保证摆平。起初我们不相信,说罢她双手撑地,就地打了一个翻滚。然后又左右手各拉一个男生转圈,两个男生被搞得团团转愣是挣不开她的手。我们顿时五体投地,估摸着红梅应该一挑五都没问题,这个小弟我当定了。

那会我在四姨家寄读,红梅的家正好里四姨家不远,所以放学后就一起回家。她说她会武功,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学来的,同行的同学都很兴奋,嚷嚷着让她教我们,她欣然同意。于是在放学路上的一个石坝上,我们扎马步,打拳,翻滚。话说翻滚真是太难学了,头受不了。

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竹林,竹林里有两个坟地,坟地平行的分布在路的左右两边。什么感觉呢,站在路中间,往左或右跨一步就能跨到坟上。加上风吹着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,我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了。穿过竹林往前走一点有一个小山洞,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,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。但是自从知道有磷火这么个诡异的东西之后,我就更害怕了。那时候流行林正英的僵尸片,每思及此,胆战心惊。所以我一个人回家的时候都是冲着跑过这段路的。红梅不怕,因为她有绝招。
她说:“你知道林正英演那个道士的武器吗?是红剑,不应该是血剑。鬼很怕这个东西的。”
她把红巾解下来拿着其中端然后开始转圈,“红巾转起来之后,鬼会以为我们在舞血剑,就不敢靠近我们了。”
我顿时明白了,红巾是鲜血染红的,所以还有Qugui的功效。后来每次经过这段路,几个同学都会解下红巾摇摇晃晃的跑过。

第二学期的开学后,红梅就没来上学。只是听说她去了很多地方,见了很多人。

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已经在读高二了,也是去四姨家的路上遇见。她穿着一双高跟鞋,皮衣皮裤。头发被染得焦黄,大波浪。我看到她烈火一样的嘴唇,还有画的漆黑的细长眉毛。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她先开口了,带着笑:
“这不是军哥么,去哪啊。”我不喜欢这样的笑,就像电影。
“回家啊,这是–”,我被她打断了,
“还认得到我不,我红梅啊。”她掏出一包红梅烟,我看到她染红的指甲。
“咋认不到哪,这是在哪里发财啊。”我学着大人们说的客套话,“我不烧烟。”
“发什么财,混日子。我要进城了,有时间来我那里耍嘛。”她点了根烟,准备离开。
“要的要的,有空再见。”我说。
然后便各自走各自的路,我心里不免唏嘘。她有什么样的故事,我早已不想知道,就像这烟一样,自由像风一样飘散在风里吧。

今年春节过年回家,快到家时我看到一根电线杆上贴着张黑白照片,依然带着笑。照片上面黑体字印着:防火防盗防红梅,照片下面印着:红梅电话:xxxxxxxxxxx

当年一个打五个的女生出道了!

我在 张晓风

记得是小学三年级,偶然生病,不能去上学,于是抱膝坐在床上,望着窗外寂寂青山、迟迟春日,心里竟有一份巨大幽沉至今犹不能忘的隐痛。为什么痛呢?只因你知道,你的好朋友都在那里,而你偏不在,于是你痴痴地想,他们此刻在操场上追追打打吗?他们在教室里挨骂吗?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啊?不管是好是歹,我想跟他们在一起啊!

于是,开始喜欢点名,大清早,大家都坐得好好的,老师说:“XXX!”“在!” 正经而清脆,仿佛不是回答老师,而是回答宇宙乾坤,告诉天地,告诉历史,说,有一个孩子“在”这里。

回答“在”字,对我而言总是一种饱满的幸福。

人们心目中的神明,其所以神明,也无非由于“昔在、今在、恒在”,以及“无所不在”的特质。而身为一个人,我对自已“只能出现于这个时间和空间的局限”感到另一种可贵,仿佛我是拼图板上扭曲奇特的一块小形状,单独看,毫无意义,及至恰恰嵌在适当的时空,却也是不可少的一块。

其实人与人之间,或为亲情或为友情或为爱情,哪一种亲密的情谊不能基于我在这里,刚好,你也在这里的前提?一切的爱,不就是“同在”的缘份吗?

有一年,和丈夫带着一团的年轻人到美国和欧洲去表演,我坚持选崔颢的《长干曲》作为开幕曲,在一站复一站的陌生城市里,舞台上碧色绸子抖出来粼粼水波,唐人乐府悠然导出:“君家何处走,妾住在横塘。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”渺渺烟波里,只因错肩而过,只因你在清风我在明月,只因彼此皆在这地球,而地球又在太虚,所以不免停舟问一句话,问一问彼此隶属的籍贯,问一问昔日所生、他年所葬的故里,那年夏天,我们也是这样一路去问海外中国人的隶属所在的啊!

我喜欢让自己是一个“紧急待命”的人,随时能说“我在,我在这里?”

那是端午节的晚上,在澎湖的小离岛。为了纪念屈原,渔人那一天不出海,小学校长陪着我们和家长会的朋友吃饭,那些面对台北人和读书人自觉地有一份的卑抑的渔人,一喝了酒竟人人急着说起话来,说他们没有淡水的日子怎么苦,说淡水管如何修好了又坏了,说他们宁可倾家荡产,也不要天天开船到别的岛上去搬运淡水…… 而他们嘴里所说的淡水,在台北人看来,也不过是咸涩难咽的怪味水罢了——只是于他们却是遥不可及的美梦。

我们原来只是想去捐书,只是想为孩子们设置阅览室,没有料到他们红着脸粗着脖子叫嚷的却是水!我能为他们做什么?在同盏共饮的黄昏,也许什么都不能,但至少我在这里,在倾听,在思索我能做的事……

《旧约·创世纪》里,堕落后的亚当在凉风乍至的伊甸园把自己藏匿起来。上帝说: “亚当,你在哪里?” 他噤而不答。如果是我,我会走出,说:“上帝,我在,我在这里,请你看着我,我在这里。不比一个凡人好,也不比一个凡人坏,我有我的逊顺祥和,也有我的叛逆凶戾,我在我无限的求真求美的梦里,也在我脆弱不堪一击的人性里。上帝啊,俯察我,我在这里。”

“我在”,意思是说我出席了,在生命的大教室里。

几年前,我在山里说过的一句话容许我再说一遍,作为终响:

“树在。山在。大地在。岁月在。我在。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?”

 

#文章来源于课本